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9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4 Reads)
請不要輕易的向我許諾,若不是永恆 ,更不要說給我幸福 ,因為我無法承受失去之痛。 當你溫柔的走進我,我的心都淪陷了,走上了一條荊棘之路。我一直努力前行的時候,可轉身不見了你的身影,我不知何時你已經放了我的手。你在遠方深情的注視我說,要我幸福。我淚流滿面,沒有你,我怎麼幸福?你說時間可以抹平一切,一定會把我的傷痛帶走。我承認時間是上好的療傷良藥,但是時間對愛情卻是一劑毒藥。它帶走了我的傷痛也帶走了我的幸福。 你讓我沉浸在愛河時,給了我一生中最美的幸福時刻。你轉身離開時,就帶走了我今生所有的幸福。當我走出痛苦時,你又來到我的面前,說你還想給我幸福,你可知幸福是可遇不可求的,不是你想給就能給的。 在你離去的時候,我今生注定與幸福無緣了,那不是任何人能給我的,也包括你,錯過了就是錯過了,只有等到時間輪迴,我才能得到一生的幸福!!

| 4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3 Reads)
時光的腳步匆匆又匆匆,一晃已經四十年有餘,心境早已被歲月侵噬的斑斑駁駁。 辦公桌上一束康乃馨嬌艷、嫵媚。對著我燦爛溫情地微笑,我淡淡地看著它,沒有過多的驚喜、感動! 我總覺著,心境的滄桑,跟歲月的長短成正比。 年少時,為能吃到一塊把把糖而開顏。小學時代為有了一件花衣服,激動的半夜不能入睡,結果睡過了頭,但第二天睜開眼,可以不梳頭、不洗臉跑到學校,被校長罰站不說,還被領到各個教室讓同學們看,起到殺一儆百的效果,當時的我,不知道害臊,沒有像其他同學那樣深深地低下頭,表示慚愧,而是用低下的頭在細細的打量著自己的花衣裳。那個時候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,只知道成天找法子樂,從不知道生活中苦字怎麼寫。漸漸地長大了,煩惱好像也隨之在成長,初中以後為不能有一間自己的房子而憂鬱,為沒被預選上師範學校,一個人跑到學校的後山上失聲痛哭,嚇壞了來後山找我的母親,母親抱著我的頭告訴我:天下沒有絕人之路,考不上學,我們還可以幹別的。那個時候,母親怎麼會知道,我要有間自己的房子,我要在裡面自由自在地聽高家林劉巧珍的故事,就因為有如此的想法,我就用認真的學習態度實現了自己的一切。現在我對我的孩子講起這些時,只會換來不屑和漫不經心,在這時,我總會感覺到徹骨的涼、深深的悲哀、空前的無助! 再後來上了師範,總覺著已經實現了自己的目標,可能現在會只剩下開心,很少會有煩惱了。沒想到,進了師範學校的我有了更多的煩惱,會因為沒有同伴們漂亮的花裙子而鬱鬱寡歡、沒有同伴高大帥氣的男朋友而心事重重、沒有漂亮的容顏而默默無聞,沒想到畢業照上那個婷婷玉立的便是我,就這樣四年師範生活在自己的各種煩惱中,從指尖悄悄的流走,沒有好好地學習,也沒有盡情地玩。 再後來,結婚生子,隨著孩子的長大,父母的衰老,好像快樂早已離我遠去。我只覺著人生如陀螺,只剩下苦苦的、不停的旋轉了,不敢有半點的停歇。 今天是三八婦女節,每年的此刻,辦公室總會有鮮花嬌艷,有人嫵媚,但我總覺著那些於我無關,離我太過於遙遠,我只想三八節的下午能夠放半天假,讓我疲憊的心靈和身體得到短暫的休息。 和往常一樣,我拿上課本,向教室走去。 操場上,校長在遠處靜靜地站著。我遠遠地繞開,不想和他打照面,看見我,校長迎面走了過來,遠遠地問我,今天好點了嗎?慢慢憶起,昨日由於身體的原因,我請假了。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,我已經變得懶於關心昨天的事了,不是不想關心,而是害怕去回味昨日的事了,因為有太多的無能為力,太多的無可奈何。今日,忽然被校長問起,到覺著有些恍惚了,校長問候中不忘叮囑,我在唯唯答應中心中很少有波瀾。 四十分鐘以後,走向辦公室,辦公室的歡聲笑語從窗戶的縫隙中,從門縫裡擠了出來,滿滿噹噹的飄了一院子,三月的女人是燦爛的,三八的女人是陽光的,看來一點都不假。 進入辦公室的我,首先引起了搭檔的關注,搭檔變戲法的從身後拿出一束康乃馨,嬌答答的說:美女,送你鮮花,請笑納。我微笑著接過來,隨手插在花瓶裡,搭檔故作生氣的說:沒情調的女人。我慢慢地說,要什麼情調,帶著銅臭味的花已經失去了花應有的芬芳和爛漫!搭檔趴在我背上,悄悄地告訴我,別想那麼多,別想是保險公司送的,就當這束花只帶春天清清新新的氣息來看你好嗎?我拍拍她的手背,緩緩地告訴她,好,就當是孩子們送我們的春天了。搭檔又從身後拿出一樣東西,慢慢地舉在我面前,原來是一張明信片,上面只有一些淡淡的話語,但我此時的心卻實實在在的感到了春天般的溫暖,這是一份來此同學加同事的問候,雖然現在我們在不同的學校上班,但來自他方的溫暖,總會在某個時刻融化我日漸麻木的心靈,讓我感受到人生舞台上別樣的花絮。我靜靜地拿起手機,給他發出了我的感激:“感謝老同學,今天陽光明媚。”,他回我:“知道就好,快樂就行!”。 此刻,我慢慢地環視著晨曦中的辦公室:陽光簇擁、窗明几淨、鮮花芬香,看著這些,我的心慢慢變得濕潤柔軟起來,慢慢地、慢慢地我感覺到了一種暖暖的東西充滿了我的心房,溢滿了整個辦公室,瞬間我似乎感覺到康乃馨在淺淺地對著我眨眼睛。 歲月如歌,有高潮也有低谷。也許,四十正是人生最艱難的一個時段,父母的日漸老去讓我無奈又無力,孩子的叛逆衝動讓我惶恐不敢有半點大意,總覺著自己就一塊處於風中的玻璃:敏感、易碎! 其實歲月給予每個人的都很平等,當年的我也許比我的孩子更叛逆,更個性,只不過現在的我已經忘記了自己的年少輕狂。 衣食歲月就是如此,平淡中訴說著似水流年。在父母的叮囑聲中我在叮囑我的孩子,一切就如此週而復始,永永遠遠!但別忘了,陽光在每個人的頭頂婆娑!你我都有!沒有誰的更濃一些,誰的更淺一些!